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東法之窗 > 社內新聞 > 法律知識服務的變革與趨勢丨人民法院出版社社長錢曉晨“京交會”主題演講

法律知識服務的變革與趨勢丨人民法院出版社社長錢曉晨“京交會”主題演講

時間:2018-05-30 15:57:31  發布人:admin
分享到: 

广东36选711056 www.dsdpak.com.cn        第五屆中國(北京)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于5月28日—6月1日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盛大召開。本屆京交會首次推出“法律服務”主題系列活動和專門展區。在今天的“中國國際法律服務高峰論壇”上,人民法院出版社社長錢曉晨受邀出席并分享議題——《法律知識服務的變革與趨勢》。

 


法律知識服務的變革與趨勢

人民法院出版社社長 錢曉晨

     (攝影:俞霆)


各位來賓、各位朋友:
       上午好,非常感謝受主辦方邀請參加京交會的法律論壇。在近幾年隨著我國社會經濟快速發展,使得法律服務在需求側呈現不斷增長變化的態勢,另一方面,信息化、大數據應用在法律服務供給側的發展,使得法律工作者的服務方式,司法機關的處理方式也都在對應發生變革。借此機會向在場嘉賓介紹一下人民法院出版社這幾年在法律知識服務方面的一些探索和認識,和大家一同探討。


       一、法律知識服務的新場景


       我國的法律知識服務經歷了紙書出版、電子書、數據庫到知識服務平臺一系列服務形態的變遷。不論是給法律人提供專業知識數據服務,還是向社會提供公共法律服務,在當下都面臨著重新評估和應對數字化、網絡化下新業務環境和場景的問題。其中裁判文書公開化、訴訟服務網絡化、知識服務智能化都是非常重要的新場景。


       在裁判文書公開化方面,目前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中國法院這樣大規模的公開裁判文書(全國法院截止目前公開4600多萬份裁判文書,且這個數量每天都以數萬量級在增加)。

 


       這些數據的公開為法律服務提供了一個全新的輔助維度,在技術的支持下,基于這些裁判文書所進行的大數據分析已經在用戶畫像、律師評價、類案分析、訴訟風險預判、企業誠信評估等方面發揮出積極作用。

 


       第二個場景變化是訴訟服務網絡化。無論是2017年全國第一家集中審理涉網案件的試點法院杭州互聯網法院的設立,還是從最高法院到各級法院近期推出的各種線上訴訟服務平臺,從不同維度都可以形成這樣的判斷,法律服務線程中最重要的訴訟服務環節正在逐步向線上遷移,一個融合線上線下業務與服務,全流程的電子訴訟服務平臺網絡正在形成。

 


       線上訴訟服務已不僅僅是以往的信息發布和查詢,線下業務和線上服務已經到了可以深度融合的轉型節點,整個法律服務各參與方的連接度、匹配度、時效性會大幅提升

 


       第三個場景變化是知識服務的智能化。正是基于前面裁判大數據的應用和訴訟服務的網絡化,以往服務于線下業務,以圖書文獻為載體的法律知識服務也面臨變革。法律檢索、類案推送、文獻查明等傳統法律知識服務在數字化、線上化的過程中,正在以更精準的匹配、和業務流程更緊密的融合、更為個性化定制化的特性,讓用戶感受到更為智能化的服務。

 


       二、法律知識服務的新應用


       面對這一系列新形勢和新變革,人民法院出版社近幾年在法律知識服務應用方面進行了一些探索。


       比如我們歷時3年建設完成的中國最大的法律知識和案例應用平臺——法信平臺,是國內第一個以法律知識體系為底層向法律人提供一站式法律知識解決方案的數據庫,也是國內首家將法律知識服務和類案大數據相融合的專業平臺,獲得最高人民法院院長、首席大法官周強高度評價,最高法院的司法責任制意見中專門強調法官在審理案件時要依托法信平臺進行類案和關聯案件檢索。

 


       

       目前法信平臺部署在全國27個省3000多家法院,注冊用戶達到65萬人,同時已經通過與法院審判流程系統、庭審系統、訴訟服務系統、審委會系統的無縫對接,為全國法官提供精準、智能、一站式的法律知識數據服務。

 


       此外,我們聯合國內外40多家法律內容技術服務商建設而成的最高人民法院數字圖書館,是目前全球最大的中文法律數字圖書館。上線以來,數字圖書館已累計吸引了來自33個國家和地區的100多萬用戶訪問,為166家地方法院開設了分館,已經成為服務智慧法院建設的重要平臺和促進中外法治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

 

       三、法律知識服務的新趨勢


       基于上述出版社的實踐探索,對于法律知識服務未來的發展趨勢,我們也拋磚引玉提出幾點我們的認識。


       第一,融合是手段。在法律服務整體向數字化、網絡化、信息化轉型的過程中,單純的法律數據庫已經不能滿足法律服務供給側的變革要求。未來的知識服務平臺必須要以需求為導向,在前端要與一線場景融合,與業務平臺融合,與辦案流程融合;在后臺,知識體系和知識圖譜要融合,數據標簽和業務要素要融合,法律知識文獻要和裁判大數據在底層融合,這樣才能打造既支持被動檢索又能提供主動匹配,既能獨立應用又能與法律人業務軟件系統無縫對接的知識服務平臺。

 


       第二,自動化是路徑。低附加值的法律服務將逐步被自動化程序所取代。在服務法院審判方面,可自動化的路徑包括:案件的繁簡分流系統,文書和法條的核校系統、簡易案件要素式、令狀式裁判文書和程序性文書的自動生成系統。在服務律師執業方面,可自動化的路徑包括:法律知識問答系統、類案檢索系統、合同條款審核系統等。

 

 


       第三,法律人工智能是突破。借鑒國外先進經驗,結合我們在法信平臺已有的探索,依托中國獨有的裁判大數據資源和全國法院正在推進的電子卷宗隨案同步生成,通過搭建法律知識圖譜,總結類型化案件辦理方法論,梳理裁判規則和法律適用觀點,模擬資深法官或律師思維,從而建設完成解決領域問題的人工智能專家系統,針對特定應用場景,非常有希望在一定階段內實現突破。

 

       

       謝謝大家!

上一篇:人民法院電子音像出版社入選“智慧法院十大解決方案提供商”

下一篇:?“法信”榮獲首批中國新聞出版業大數據平臺“創新成果獎”